夏日轰鸣
  Write   0次评论  77次阅读  670字数  预计阅读时间2分钟

夏日轰鸣

  Write  0次评论  77次阅读  670字数  预计阅读时间2分钟

微风拂过脸颊,带来油菜花浓郁的气味,在和层叠的热浪混合后,像是被人打了一闷棍。划过天空的飞机载着富人们遨游天际,我抬头仰望,只看得到隆隆的轰鸣。这轰鸣声是我的梦魇,它出现在每个烈日炎炎的夏天。多年来我一直不解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,现在我懂了,它叫孤独。

纸箱

害怕孤独,却又自虐式地将自己缩在角落。将电冰箱的包装箱拖进最黑的房间,做成一个小房子,里面铺上棉被,再用旧木板钉个小桌,放台黑白电视,一部《我叫金三顺》陪我度过又一个幸福的夏天。小桌做得很仓促,上面的木刺都没弄干净就充充上阵,在被刺破了脚后终于下决心改造。说起来也不需要下什么决心,闲着也是闲着。外公是个在当地小有名气的木匠,小时候在外公家待的时间远远多于本家,也算是耳濡目,做一个自己用的小桌子还不在话下。恨恨地将桌板固定在工作台,拿出刨子狠狠地刨。用钉子连接当然最简单不过,但是对于有轻微强迫症而且时间宽裕的人来说显然不够优雅。当时没有电动工具,开槽全靠开槽刀用锤子一锤锤砸。虽然开的孔不多,也费了一番苦功。

瓦片

黑瓦白墙是农家小院的标配,爬山虎缘壁而上,为单调的白墙添上一抹绿。雨天,蒙蒙细雨为小院披上一层轻纱,站在雨里,风从耳边划过,带着一丝清凉,深吸一口气,将空气伴着冷冷的雨水吸进肺里,名副其实的“沁人心脾”。但若是遇上夏天的暴雨就一点也不美好了。为了防止屋外大雨,屋内小雨的情况发生,在春夏之交最好将房顶给“翻”一遍,将破碎的、翻泥的、滑开的瓦片仔细找出来并替换、整理好。我年幼身轻,目力极好,完全胜任这份工作。爷爷用竹竿在屋内捅着他发现的坏瓦,奶奶在院子里监工,嘴里不断唠叨着“慢点,慢点。”站上屋脊,望着四周的田野,风从身边吹过,混着麦冬特殊的味道。脚底一滑,滑坐到屋脊上,惊出一身冷汗。转头望向院中的奶奶,我们都傻傻地笑出声来。

发表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