何谓中日战争
  Book   0次评论  95次阅读  2270字数  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

何谓中日战争

  Book  0次评论  95次阅读  2270字数  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

逛新华文轩时无意中翻到的一本小册子,出版社是商务印书馆,感官上便把这本书归于相对严谨的范畴。价格也不贵,便随手带回了家。250页的小册子读起来没有什么负担,不必担心半途而废。趁着周末闲时读完全书,现将书中对我有梳理性作用以及有迹可循的部分记录下来,水一篇读书笔记。

日本人的中国观

这个标题虽然显得很平和,但是它的内涵却是十分激进。日本对中国的看法是一个不断矮化的过程,特别是在明治维新之后,其内涵是在不断走向侵略的。这一切的起源都来自于「大陆国家日本」的梦想。因为它的最终目标是朝着侵略去的,所以它实质上是一种侵略思想的发展过程。

总的来说,这种思想起源于幕府末期「大致相当于清朝道光、咸丰年间,十九世纪中下叶」,形成于甲午战争以来的侵华活动,成熟于1931年以后的大规模入侵中国,遗存于二战后的日本社会。其追求的是实现日本所谓「大陆国家」的美梦。

侵略思想的三个源头

在幕府末期,日本主要考虑的是如何应对列强入侵。因为1840年的中国国门被西方列强以鸦片战争的方式打开,日本也正在遭受同样的命运。特别是俄国的南进政策,日本知识分子在列强威胁之下开始思考解决之道。

大陆思想源头:俄国的南进政策,使得日本的知识分子意识到了闭关锁国的弊端,开始推进近代海防思想。其代表人物林子平在他的《海国兵谈》中提出了与大陆型国家不同的「海国」国防理论。主张将朝鲜、北海道、琉球作为同等重要的区域。强调经营朝鲜对于防御俄国威胁的必要性。这是后来大陆侵略思想的源头。

南进论源头:与林子平大约同一时期的本田利明主张「贸易立国」,认为应该将日本的贸易拓展到整个亚洲。他的思想是后来以海军军官为代表的“南进论”的源头。

民族主义源头:佐藤信渊的《宇内混同秘策》(1823)中说什么「皇大御国作为大地最初形成的国家是世界万国之根本」。强调本民族至上,世界中心在日本,世界所有的地域都从属于「皇大御国」。而且主张首先应该从属于日本的地域是中国。「从支那的满洲开始取之不难,建议夺取中国东北部(满洲地区)」,强调在夺取满洲从俄国威胁中解脱出来后,再为增强日本国力而南进。可以看到他已经将「大陆思想」与「南进论」结合起来。

侵略思想的包装

为了近代化而侵略:明治政府时期,为了实现日本近代化,侵略思想开始显现出来。犹如杉田鸠山所主张的「在牺牲亚洲的基础上实现日本近代化」。其最初动机虽然是抗拒西方列强的侵略威胁,但是渐渐演变成为以牺牲亚洲为手段,通过夺取亚洲以实现日本的近代化目标,即为了近代化为侵略。

为了解放亚洲而侵略:这种思想的人主张为了践行「自由」「民权」,战争是一种必要的手段。

合邦与合纵:分开来说就是与朝鲜合邦建立一个名叫「大东」的国家,和清朝合纵一起对抗列强。这种思想体现在樽井藤吉的《大东合邦论》(1893)。「合邦」思想在甲午战争后几乎得以实现。后来更是发展成为「大东亚共荣圈」,这种思想试图将日本从「威胁」中解放,却以自己变身为亚洲诸国的「威胁」而告终。

回到现实来看,所谓「为了亚洲解放的武力进驻」和如今美军自称「为了自由而战」的「正义战争」,都是延续着同一种思维方式。

甲午战争

甲午战争对于中日两国都太重要了。它是日本围绕占领朝鲜半岛而与中国展开角逐所引发的战争,是地地道道的对朝鲜的侵略战争。日本在战争后获得巨额赔款,并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台湾以及事实上对朝鲜半岛的统治权,明确了大陆政策的框架。朝鲜半岛被确立为日本进攻亚洲大陆的桥头堡。甲午战争的胜利也对之后的侵略思想的展开具有决定性的影响。日本在短时间内从西方列强面前的被侵略国、被压制国的地位转变为所谓列强。「亚洲强国日本」的印象也在日本国民的心中膨胀出来。「现在进攻大陆的日本受到亚洲乃至世界的注目,是将来充满荣光的国家,其存在正如同太阳一样。」—《太阳》

但是此时的日本尚属于不成熟的帝国主义国家。它必须依赖欧美、明显地缺乏自足性的未成熟的帝国主义这一现实,是侵略大陆思想蕴含的急欲向中国大陆扩张心态的根本原因。与之形成对照的,是潜意识中存在的对欧美极其卑屈的从属心态。

但在实质上,这种将大陆思想付诸行动却是开始于甲午战争前20年—即1874年对台湾的用兵。日本以渔民被杀为借口,在1874年5月17日,西乡隆盛的胞弟西乡从道率领3600名士兵,在台湾省屏东侵入,杀害许多当地居民。这种在「既定的侵略地故意制造危机,然后以应对危机为借口,貌似正当地行使武力」的侵略模式在以后的侵略中被反复使用。

日本败给了谁

目前的日本包括其他很多地方主流思想认为是「日本败给了美国」,认为日本是在以美国为首的盟军绝对优势的军力前被迫投降的。在这里先不讨论这个论断是否正确,但是它却实实在在地包含着一种忽略,一种对以中国为首的亚洲各国人民的艰苦抗日的忽略,也是在讲“战败”与“投降”混为一谈。正是不承认“败给”了中国,因而日本在对中国以及亚洲的认识上,并没有发生大的改变。

由于整体上比较零散,在下一段列出数据。向中国战场投入巨大的兵力与根本无力负担的军费这一事实,足以说明最终日本是败给了中国。而为了摆脱深陷中国战场的这一困境,当时采取了对东南亚地区武力进攻的对策,并由此引发了对英美的战争。在对中国之战的胜利渴望消失的时候,日本寻求利用所有的战机,以图延迟战败的到来。

从兵力上来看。1941年,日本陆军在中国的驻军数量是138万,占比65%。而同时期的本土与南方地区的兵力依次是56.5万,15.5万。到了1943年美国反攻时,日本在中国的驻军依然是128万,占比44%。到了1945年,全国总动员时期,中国战场上的驻军人数增加到198万人,同期与美国作战的南方战场是164万。

从军费上来看。1941年到1945年,日本投入到中国与南方战场的军费比例依次为36%,11%;32%,29%;44%,34%;64%,28%;54%,10%。

其他

作者在2004年进行了《关于构筑东北亚诸国间信赖关系的展望和课题》的研究项目,在2007年西安交通大学演讲时有就「以中国、日本、韩国等为中心构筑亚洲版的欧盟」的问题与在场的中国师生进行探讨。这让我认识到这本书的价值不仅仅是对历史的研究, 更与中国政府提出的「人类命运共同体」相适应,特别是与中国一直想进行而未成功的「中日韩自贸区」战略相适应。但是我们现在回过头去看,这本书的一些结论其实是不正确的。比如,书中指出「亚洲版欧盟」的命门是历史问题,现在来看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政治问题,历史在此刻已经沦为美国等右翼分子破坏这种美好展望的工具。

发表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