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天玄刹
  Write   0次评论  46次阅读  2143字数  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

九天玄刹

  Write  0次评论  46次阅读  2143字数  预计阅读时间6分钟

三月初三,徐东海死了。
徐东海死在太姥山下的一座弥勒寺中,弥勒寺位于太姥镇中央,同门师弟小庄发现他的尸体时,他的胸口已如百花绽放。徐东海乃嵛山派正阳子座下亲传弟子,道法修为深得正阳子真传,虽然在剑法上并不出众,但一身纯阳真气在江湖中却是难逢敌手。如今被人破开中门,惨死在笑面弥勒之下,实在匪夷所思。小庄自知见识不足,便从怀中掏出响箭射向空中,响箭发出一声鹤鸣响彻太姥镇。镇中同门闻声而动,迅速向着镇中央聚集。

“萧师兄,徐师兄他.....”
虽然从徐东海留下的记号消失在镇外的那一刻,萧敬已觉不妙,但如今亲眼见到同门师弟惨死,一时也慌了心神。
“阿弥陀佛”,阵阵梵音从寺外传来,萧敬清醒了几分。片刻后,走进一白面和尚,着一身月牙僧袍,法相庄严。
“萧师兄。”那和尚双手合十,向着萧敬微微点头。
“了凡师兄,不知师兄为何在此?”萧敬上前还礼道。
“小僧奉师命在镇中迎接嵛山派诸位师兄,适才于客栈中闻得贵派响箭,料想必有师兄在此,便来迎接。不想尽然.......阿弥陀佛。”
“我们一行十人奉师命前来拜见贵寺空相大师,商议协助戚将军抗倭一事。前日夜里,有黑衣人潜入客栈偷得所携拜帖文书,被徐师弟发现,便一路追了过来。徐师弟乃师叔正阳子爱徒,三年前更是东渡扶桑修习忍术,一个月前方才学成归山。不料今日在此惨遭毒手,这如何向师叔交待啊。”
“萧师兄,此事发生在我太姥山下,大慈寺定当鼎力相助。”
了凡步入佛堂,见那弥勒佛像巨大的青石底座上布满裂纹,从徐东海的尸首后向外辐射开。了凡不禁也是眉头一皱。
“萧师兄,以小僧愚见,能以刚猛劲力胜过贵派徐师兄的纯阳真气,这武林之中,也只能是修成了我寺大凡般若的众位师长,以及怀古派芷韵师太的七伤拳了。”
“这...”若真如了凡所说,那这事就绝非他这个小辈能够做得了主了,必须尽快回禀师门,让师尊定夺。
“庄师弟,劳烦你立刻回山,向师尊禀明详情。我和余下师弟护送徐师弟灵体归山。”
“了凡师兄,徐师弟遭此不幸,我必须立刻护送师弟归山,拜会空相大师一事只能等禀明师尊后再定时日,还望师兄与大慈寺众位大师见谅。”
“请萧师兄放心,我立刻禀明师长。”
“事不宜迟,了凡师兄,就此别过,后会有期。”
“阿弥陀佛!”

嵛山派众人走后,了凡并未立刻回山。徐东海死在太姥山下,死状又有可能牵扯到大凡般若之上。他自觉应当立刻守护此地为要,防止有人行嫁祸之事。
太阳渐渐在太姥山西侧下沉,金光从大慈寺金顶晕开,宛若菩萨金身。“duang……”,暮钟响彻太姥镇,天空渐渐染满墨色。
虫鸣伴着火堆的噼啪声,了凡正对弥勒,盘腿而坐,闭眼参禅。忽然他睁开双眼,腾空而起,跳上石台。刚转身朝向门外,一团火球已破门而入,近在眼前。掌心卍字金光以极快的速度晕开,挡在身前。佛法森严,既有佛门金光在前,火球自然是近身不得。但火焰四散,弥勒寺很快便被火焰包围。等到了凡从火焰中冲出时,袭击之人已没了去向。
佛寺已毁,再呆在此处毫无用处,了凡只得动身回寺。

在了凡回山的同时,萧敬却已趁夜色潜入怀古派内。
原来萧敬一直被正一真人当作掌门人培养,此次更是将联络抗倭的重任交到他的手上,不想事情却发展成这样。不仅联络事宜没有完成,连师叔爱徒徐东海也死得不明不白,萧敬越想越觉得心中忐忑。忽想起了凡所言,似有所悟。
大慈寺成名上百年,江湖上威望极高,除方丈空相大师碍于俗务不得不时常露面之外,空严、空法、空明三位大师在成名之后便一直闭关参悟佛法,新一代弟子中也无人修成大凡般若。如果了凡所说属实,那么杀害徐师弟的凶手也就呼之欲出了。况且怀古派近年来在江湖上广收弟子,门人良莠不齐,名声不佳,江湖传言“怀古怀古,人心不古”。萧敬决定先去怀古派内探看一番,如果能查出些端倪,也好将功赎罪,对师门也有个交代。

怀古派不像一般门派在山上立派,为了广收弟子,将门派立在全历县中,占地广大。萧敬乃嵛山派新一代弟子中最出色的,一路上避开各处明暗哨算是手到擒来,此刻已近了怀古派正中,隐匿在假山之后,前方一间屋子似是掌门人芷昀师太寓所。正待近前查看,忽见一怀古派弟子引着两人来到寓所门前,两人一人着橙色,一人着蓝色甚是古怪。
“禀告掌门,海顺、顺海两位大师到了。”
“请两位大师进来。”
两人进入屋内,所谈何事难以知晓。萧敬只得摸到寓所外走廊之上,“丁零....丁零....”。萧敬虽武艺高强,但到底是经验不足,不想这房梁之上竟设有机关。
“咻咻。”
两支飞镖穿窗而出,萧敬倒飞出去,舞起一片剑花,将其尽数击落。同时屋内飞出两人,正是被叫做海顺、顺海的两位神秘人物。二人以飞镖为武器,竟是两个扶桑人。这二人武功奇高,不多时萧敬便左右支拙,不得不大喊。
“还不现身。”
平空起惊雷,一声雷鸣响彻天地,随即便是大雨倾盆,芷韵恍然。
“哈哈哈哈.....久闻正一老道手下有两大弟子,大弟子萧敬向来在派中协理事务,二弟子萧腾在后山潜心修行不问世事。今日却在我这小小的怀古派凑了个齐整,贫尼实在是荣幸之至啊。”
“怀古派在江湖上虽名声不佳,却没想到竟勾结倭寇,残害百姓。”
“你二人既已知晓,也自是明白今晚是万万走脱不得了。”
芷韵师太转向海顺、顺海二人说道:“乃一组特,一道组特。”
萧敬、萧腾在雨中合练暴雨剑多年,默契几如一人,又知今日事情很难善了,双双拔剑向前,意图二人合力斩杀一人后再趁机溜走。
这边顺海也不敢拖大,拔刀相迎,以一敌二。 海顺掌中一团白光逐渐变大,突然向着萧敬冲来,萧敬暗大惊,右手横剑,左手握诀,太极青光挡在身前。
“拿身刚....”
“砰...”
萧敬飞出数米将假山撞个粉碎,胸口鲜血喷涌而出。萧敬、萧腾心中疑惑已解,徐东海显然是死在这个海顺的“拿身刚”之下。心中又不免一凉,看来今晚真是难以走脱了。
“师弟,我已重伤,难逃一死,我托住他们,你快走,禀告师傅,为我报仇。”
萧腾心如刀绞,报仇事小,抗倭事大,若不能将怀古派勾结倭寇的消息带出去,百姓死伤无算。
“快走!”
“哼,想从我三人手下脱身,不免有些不自量力。”话音刚落,一声惊雷响起,风卷残云,化为漩涡,剧烈颤抖。芷韵大惊:“这正一老道竟将此诀也传了你,当真是好魄力!”
只见萧敬撑起残躯,连行七步,以剑指天,口念剑诀。
“九天玄刹,化为神雷。煌煌天威,以剑引之!”

发表新评论